七、绝望挣扎

作者:江流雨|发布时间:2018-11-29 15:22|字数:3045

无论宫圣熙是怎样的呼喊,羽音仍旧紧闭着双眼,弥漫着泪意的双眼已经奔涌决堤,哥哥,我恨你,恨你!真的好恨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要有你的孩子,不要你的温柔,我只求你,放开我,放开我……

“羽儿,你睁开眼好么?”

宫圣熙紧紧抱住羽音的身子,颤抖着双手柔柔的覆着她的小腹,这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他和她的小生命。可是,羽儿,还没有接受他,他好希望他们可以放下芥蒂一起抚育孩子,给他最好的生活,给他满满的爱!

“少爷,你先休息会儿吧,看你神情这么疲惫,小姐有我看着,没事的。”

“恩,好吧。”

感觉到宫圣熙已经走远,羽音微颤地睁开双眸,旁边陈姨关爱的眼神一直注意着她,见她睁眼,便快速走过来,扶起羽音的身子靠在床沿。

“小姐,需要什么?”

“呃,陈姨,我想清楚了,与其这么痛苦下去,我不如放开心慢慢去理解他,所以,把他喊回来吧,我想,和他好好谈一谈。”

“小姐,你终于想通了,呵呵,这就好,我马上去叫少爷……”陈姨激动得热泪盈眶,呜呜,小姐,她终于能放开心中的结了啊,这就好,这就好!

眼见陈姨微急的向旁边的房间走去,羽音的眼角一滴泪缓缓滴落,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个孩子,是个错误的存在,她,不能留下他!宠溺的眼神随即瞥向小腹,小手柔柔的轻抚着,小家伙,原谅妈咪,妈咪承受不起你的降临,放心,妈咪,会陪着你……

“羽儿,你……你说……”

宫圣熙跌跌撞撞的冲进房间,一把搂住羽音的身子,激动的热泪随即掉了下来,羽儿,呵呵,真好,她终于能够正眼看他了,这一刻,满满的感动充斥着宫圣熙空虚了太久的心,使得平时警觉敏感的他完全没有发觉怀中人微僵的身躯和冷冷的眼神。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见羽音的小腹已经微凸,宫圣熙不由得放松了对羽音的钳制,镣铐没有再继续使用,每次看着羽音重新恢复光华的笑脸,他都有种曾经的一切都似乎从没发生过的错觉。日子平静安逸,满满的幸福笼罩着他,只是,这样幸福平静的日子依然让他有股浓浓的不安,抱着她,吻着她,却始终不能把心填满,他还是好怕!

望着眼前高高的大厦,羽音犹豫的望了望自己的肚子,舍不得,舍不得就这样把一个小生命剥离。抬起脚转过身想往回走,却又怔怔的停下了脚步,她是怎么了,好不容易让他卸下心房,稍微放手,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可以解脱,现在,她是后悔了么?不,不可以,她不能心软,她不能!坚决的跨入大楼,小脸是那样的残忍决绝,她,终是做出了决定!

不远处,一抹挺直的身影隐没在高楼背后,眼里似乎有千言万语却始终没有步出藏身的角落,出去见她么,可是,他,就要离开了,怎能让她在失去孩子之后再尝试一次撕心的痛苦,就让他守护她最后一次吧,颤抖着身子,阿然颓废瘦削的身影一步步远离,一步一滴泪,万年的痴情再也无法延续!

阿然慢慢走至无人的角落,随即双手凝结,一簇灵光忽现直往羽音所在的手术台冲去,温暖柔情的光芒隐入羽音的身子。手术很顺利,羽音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甚至术后也没有虚弱的感觉。

此时,角落里的阿然已经奄奄一息,最后一丝灵力,他消耗殆尽,只想让她感觉不到疼痛。终是为她付出太多,他再也背负不了沉重的命运,缓缓闭上双眼,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趋向于无形,他,从不后悔,哪怕,最后的最后,他为她,万年修为俱毁,魂飞魄散……只可惜,以后,他再也不能陪伴她了啊!

“音儿……”最后一声呼唤,晶莹的水光流泻,繁华的街道,简陋的角落,已是空空荡荡,再无声息……

羽音的身体没来由的狠狠一震,心,抽疼抽疼。轻捂住胸口,靠着灯柱缓缓滑下,为什么,心会这样疼,好像有什么,剥离了她的灵魂。等疼痛稍微缓解后,羽音才踱着脚步回到别墅,天一瞬间的阴了下来,羽音不由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肩,忽然间,觉得,心,好疼,好冷……

听到客厅内有说话的声音,羽音悄悄地躲于门后,奇怪,难道哥哥没发现她离开了么?

“少爷,你放心,大家都出去找了,小姐不会有事的!”陈姨站在一边轻轻地安慰着显然已在崩溃边缘的宫圣熙。

“不行,我要自己去找,羽儿,她……”

“少爷……”

“羽儿,她为什么会走,为什么在我以为已经得到幸福的时候,她居然……”堂堂的男子汉就那样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双手紧捂着脸颊,克制着不断涌出的泪水。

“少爷,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把真相告诉小姐,也许不像你想的那么糟糕,小姐会难过,但还不至于痛苦太久,只要你陪着!”

真相?什么真相,为什么她什么都不懂,羽音不由得一阵心慌。

“陈姨,我不想让她知道她的母亲是那样的一个人,不想她难过。”

妈咪?妈咪怎么了,为什么他们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她有种想赶快逃离的冲动,理智告诉她再不离开她也许会很痛苦,可是颤抖的双腿却难以迈步。

“唉,我就知道!”傻孩子,还是狠不下心告诉小姐一切啊!

再也忍不住,羽音推门闯入,期盼的目光幽幽注视着宫圣熙惊慌的俊庞。

“哥哥,告诉我,你们说的,都不是真的,妈咪没有做错事,对不对?”

宫圣熙愕然的盯着羽音的双眼,随即瞥到她微瘪的肚皮,那一刻,屋内瞬间被哀伤填满,宫圣熙惊颤的眸光隐隐含着绝望,似不敢碰触般,微微闭了闭眼,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这样绝望的爱啊,他,已经有点快扛不住了!

“少爷……”陈姨立即扶住站起身想走至羽音身边却忽然抖颤着身子似要站不稳的宫圣熙,伤痛的眼神责怪的睨了羽音一眼,她,真的够绝,少爷爱上她,是一辈子的伤啊!

“小姐,不管怎样,我要告诉你……”

“陈姨,住口!”宫圣熙阴戾的眸子狠狠瞪着陈姨,该死,不能让羽儿知道!

“不,陈姨,你讲,我要听!”已经感觉到不对劲,虽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羽音却想要知道一切的前因后果,想要知道哥哥,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姐的母亲……那天,组织……”陈姨慈爱的看着宫圣熙,一句句,慢慢道出曾经的事实和一切的恩怨情仇。羽音的脸色不断变换着,右手紧紧抿着唇,一滴一滴晶莹的泪水不断从她的眼角滴落。而宫圣熙,只是闭着双眼,颤抖着身子听着一切,他,不想去阻止了,说他已经绝望也好,说他是报复也好,看到她干瘪小腹的那一刻,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好累好累……

羽音愧疚的眼神直直盯望着颓然倒在沙发上的身影,她,做错了,真的,一切都错了。是什么,害得他们走向了如今这种地步?为什么,她没有早一点听到这一切,为什么,该死的她,会选择今天进去医院?一切,都已经晚了,不是么,哥哥!

孩子没了,家毁了,哥哥,不恨了,她,还有何所求……

在大家都没有察觉的那瞬间,羽音疯狂地冲向宫圣熙,利落地拔出挎在他腰间的手枪。

“砰——”一声枪响,绝望徘徊……

“羽儿……”宫圣熙不可置信的望着倒在他怀里的女孩,颤抖的手微微摩擦着她的胸口,想把那些刺眼的血迹全都擦去,不会的,不会的,她不会死,这是幻觉,是幻觉!

“哥哥,对不起,直到最后,我还是让你痛苦了呢……”

羽音用力抬起双臂,搂住宫圣熙的脖颈,柔柔的唇瓣随即覆上他的,和以往不一样,他的唇,那么冰凉。颗颗大滴的泪珠洒落在他的颈间,他,冰冷得毫无一丝温度。

“哥哥,原谅羽儿,羽儿爱哥哥,很爱很爱……只是,羽儿不想再难过了,真的不想,但愿,下一世,相见不如不见!”

“羽儿,羽儿……”

双眸紧紧的阖上,手臂无力的垂落,羽音带着笑意,轻轻闭上了沉重的双眼。哥哥,羽儿真的很无情,是不是,就算最后一刻,都还那样伤着你的心!

“砰——”

又一声枪响,陈姨转过身,惊呆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幕,天哪,少爷,他,他,怎么可以……

坚决的目光缠绕着万年的爱恋,宫圣熙紧紧拥抱着羽音俨然已经趋于冰冷的身子,紧紧的搂抱着,他,是她的,她去哪里,他就去哪里!羽儿,即使被你怨恨,我也要祈求上天,生生世世,只愿与你共轮回!我爱你!!!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static/images/bonus/nuomi.png

(0)

/static/images/bonus/01.png

(0)

/static/images/bonus/02.png

(0)

/static/images/bonus/03.png

(0)

/static/images/bonus/04.png

(0)

/static/images/bonus/05.png

(0)

数量: 相当于100书币 去充值>>
赠言: